<rt id="muayi"><small id="muayi"></small></rt>
<rt id="muayi"></rt>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加載中 ...
云掌財經首頁 >  正文

復出、封路、盤查網紅真的“膨脹”了?

原創 懂懂筆記  2021-04-08 18:22:51  閱讀量:

近日,由于“假燕窩事件”而停播了三個月的辛巴,攜公司員工發布了單膝跪地、迎接所有“家人回家”的消息,再次宣布復出。隨之而至的,是各路“家人”很“感動”的無數畫面、貼文……

然而,在辛巴高調宣布復出之后,廣東新聞報道并引用了一則網友上傳的視頻,顯示辛巴團隊在位于廣州白云的直播基地附近直播時,有人員“封堵”周邊道路,疑似“盤問”路過的市民,影響群眾出行,引發了輿論不滿。

事后,當地黃石街道辦工作人員解釋稱:此前辛巴團隊向街道方面進行了重大活動申請報備。根據活動規模,街道做出了一些預案。但是,該答復并未能平息相關輿情。此后人民網也刊發了題為《為辛巴“封路”,誰給的權力?》的評論,對事件背后的原因提出了質疑。

更有網友建立了“3·27辛巴封路事件”的百度百科,列舉相關法律法規,試圖讓更多人記住這場鬧劇。有網友指出,網紅再紅再有錢,如果為了區區一場直播就“封路”未免也太張揚跋扈了。

那么,如今的頂流網紅為何會變得如此“膨脹”,這份自信到底是來自于地方上的追捧,還是網紅與團隊的過度自戀?

“擦亮”直播電商這塊“活招牌”

最近幾年,網紅直播基地可謂是遍地開花,各產業園區、創客空間也都熱衷于引進網紅主播(MCN機構)入駐。對于產業園、創客基地而言,網紅資源可謂是招商工作的“活招牌”。

“免租、免物業費、匹配相應的資源扶持,只要網紅(機構)的要求不過分一般都會滿足。”聊及產業園、創客空間對入駐網紅的重視程度,謝東像是打開了話匣子般滔滔不絕。

曾在廣州白云一家大型產業園負責招商工作的謝東(化名)一直認為,很多園區對于知名網紅的態度就差捧在手心“供起來”了。

隨著直播經濟的興起,大量企業和商家在搬遷、選址時,也都會優先選擇網紅團隊、直播機構較集中的區域。因此,一部分面臨“熄火”的產業園區、創客空間,近年來甚至開始以免租方式引進知名網紅及團隊入駐,全力打造所謂的網紅直播基地,目的就是吸引大批有直播電商需求的企業、商家入駐進來。

“對于有實力的園區,通常會引進頭部網紅團隊。至于無數的小園區嘛,招呼好中小網紅也可以做起來。”謝東坦言,原先產業園區、創客空間營銷招商的亮點,都是政策扶持、創業孵化資金,但是在網紅團隊入駐之后,亮點都變成了直播電商資源。

盡管產業園區、創客空間與直播基地之間的差異,僅僅只是有無知名網紅團隊的入駐,可對于那些傳統企業而言,的確擁有十足吸引力。

據謝東透露,2019年年底,他所在的產業園區近八成辦公室空置。但從2020年四月份開始,隨著疫情的逐漸緩解,產業園陸續引進四五家直播電商團隊入駐,并將產業園區轉型為直播電商基地。

與此同時,相關的宣傳口號葉寒了出去,隨即吸引了大批傳統企業入駐(租賃)辦公場地。到8月份時,園區的出租率已經高達六成,租金也上浮了12%。

“如此高的出租率,靠的全是直播電商基地的概念,你說園區不服務好網紅團隊能行嗎?”謝東告訴懂懂筆記,由于部分產業園區、創客空間都計劃在直播電商需求劇增后轉型直播基地,才會導致知名網紅團隊、MCN機構成為園區、基地拼搶、招募的目標,“不要說免租金了,有的產業園區倒貼(補貼租金)也要讓網紅團隊入駐。”

根據艾媒咨詢預測的數據顯示,截止2020年,國內MCN機構數量約為28000家。擁有大量網紅、平臺資源的MCN,幾乎都成了產業園區、創客空間爭相服務的對象。對于產業園而言,若要留住企業商家的“身”——或先要留住網紅“心”。

而網紅團隊、直播資源的價值,在更多人眼里遠不止“活招牌”那么簡單。

網紅擁有“四兩撥千斤”的能力?

隨著直播電商的發展,各地行政部門也開始積極扶持網紅經濟的發展。

早在去年四月份,浙江金華人力社保局宣布,政府將出資培養一萬名以上的直播人才;五個月后,吉林遼源推出了“百千萬網紅直播”計劃,決定要引進和培育百家傳媒公司,打造千個直播間、帶動萬人就業。

“各地區行政部門對于網紅經濟、直播電商都是相當重視,資源投入力度很大。”回憶創業之初,杭州余杭一家直播基地的負責人張楚感慨頗深。早在創立直播基地時,他的計劃就得到了所屬街道辦事處的大力支持。

張楚解釋,公司的計劃之所以得到地方支持,原因也十分簡單:隨著基地成立,網紅入駐,能為當地創造新的就業崗位與商業價值。

以基地一家中型MCN為例,盡管只簽了六名網紅,但負責策劃、技術、選品等職能的員工,就將近五十人。“類似的小MCN機構,園區(基地)內一共有將近十家,員工四、五百人。”

張楚坦言,如果鄉、鎮、街道轄內的產業園區、直播基地有機會吸引大規模的網紅團隊、MCN機構入駐,那么所能創造出的就業機會也更為可觀,說白了這些數據也將成為地方上的業績。

去年八月,坐擁兩千萬粉絲的“直播女王”薇婭曾在央視《對話》欄目中透露,自己擁有一支五百多人的直播隊伍。而“口紅一哥”李佳琦所屬的“美ONE”公司,其員工規模也超過了三百人。而其周邊所帶動的上下游商業鏈,更是不容小覷。

除了網紅團隊、MCN內部的就業崗位之外,其入駐后所在的產業園區、鄉、鎮、街道,也會吸引大量傳統企業、電商團隊和周邊小微企業的進駐,創造出更多就業崗位。

“規模再小的電商機構,設計、客服、運營、分揀怎么說也要將近十個人了,想想僅僅是物流和快遞業務就能輻射多大的范圍?”隨著區域內物流需求增加,同樣會有諸如物流、倉儲、貨運、餐飲、美容美發等商家機構出現,“為了滿足園區內員工需求,我們附近出現了好幾家便利店、餐廳,連美發店都開了好幾家。”

在張楚眼里,幾位知名網紅、幾家MCN機構,能為周邊區域創造的連鎖效應和價值,可以說是空前的,這也正是各級行政部門重視網紅培養、引進的原因之一,“區域經濟發展,所創造的稅利自然也十分可觀。”

根據國際咨詢機構畢馬威所發布的研究報告顯示,2020年,直播電商的整體規模將達到10500億元,滲透率達到8.6%,行業就此正式邁入“萬億”大關。

也因此,在“眾星捧月”式的扶持之下,一部分大V網紅開始“飄”起來了。

網紅“黑化”只為流量

“無論活動(主辦方)做得再好,(網紅)也是會主動找茬的。”

曾在深圳南山一家MCN機構擔任直播選品助理的“小四”對懂懂筆記坦言,隨著部分網紅走紅,經常會在公開的場合“碰瓷”主辦方和觀眾,甚至制造負面的新聞。這里面或許并非本人意愿,僅僅是執行團隊策劃的“創意”罷了。

而在實際的商業活動當中,小四也時常參與負責網紅的“碰瓷”行為。在她看來,無論主辦方活動策劃如何完善,策劃團隊都會想盡一切辦法讓網紅向對方提出不滿。有時是吐槽主辦方的住宿安排、故意耍大牌,有時是在公開場合“挑”活動執行人員的“毛病”有的時候甚至會和現場觀眾引發爭執和小矛盾。

“無論如何,執行類似的‘行為’就是為了盡可能在公開場合制造相關的話題和噱頭。”盡管網紅并非明星,但作為在一定范圍內有影響力的公眾人物,團隊如此的炒作甚至往自己身上抹黑,圖的究竟是什么?

小四的解釋是,由于目前網紅領域競爭激烈,推陳出新的網紅要瓜分有限的流量。很多網紅害怕今天仍小有名氣,明天便被粉絲們拋棄,為了延長能“壽命”,永葆自己的影響力,團隊就必需時刻增加曝光度、制造可以傳播的新聞。

“我們經過實踐發現,網紅的正面新聞通常難以在信息爆炸的互聯網世界里得到關注,反而是一些負面新聞,一觸即發能引發大量網友的傳播。說白了,負面流量也是流量,但是要把握好一個度。”她猜測道,此次辛巴“封路”事件或只是一場話題方面的炒作和策劃。

早在去年底,辛巴因為“假燕窩”的事件而一度停播。但是有細心的網友發現,在辛巴停播的半個月時間里,其粉絲量不但沒有因此下降,反而是增長到了7110萬人,這數據確實耐人尋味。

同樣,在此之前也有好幾位知名網紅大V因負面話題遭網友“深扒”,最終停止內容創作。不過數據顯示,這些大V的粉絲量依舊不降反增,其中更有個別頂流網紅懷揣著“僥幸”心理,悄悄恢復內容更新,試圖東山再起。

或許,并非是互聯網沒有記憶,而是網紅的負面新聞吸引了大量“好奇寶寶”試圖窺探一二。無論知名網紅看似“膨脹”、出格或是耍大牌,又是否占用社會資源、影響到其它群體利益,其維護關注度、促進引流的目的都已經達到。

【結束語】

作為普通的看客,在面對網紅有心“制造”出的負面話題時,唯一該做的便是不要“深扒”、也不要圍觀。畢竟在網紅及其背后的策劃團隊眼中,負面的評價也是流量,不炒作不圍觀就是對“無德”網紅最好的回應。

—————————————————————————————————

微信關注公眾號“懂懂筆記”每天第一時間為您奉上最新最熱的科技圈資訊~

多年財經媒體經歷,業內資深分析人士,圈中好友眾多,信息豐富,觀點獨到。

發布各大自媒體平臺,覆蓋百萬讀者。

《小米生態鏈戰地筆記》、《微信思維》、《微信力量》三本暢銷書的作者。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云掌財經公眾號(ID:yzcjapp),或者點擊這里下載云掌財經App

您可以通過云掌財經手機版訪問:復出、封路、盤查網紅真的“膨脹”了?

本文由入駐云掌號的作者撰寫,除云掌財經官方賬號外,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財經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作者本人。

懂懂筆記

1143 文章
6.06億 閱讀

冷眼旁觀,麻辣點評,深入分析,幫助你用新的視角了解快速變化的產業。

+ 關注

最近更新

推薦閱讀

日韩精品中文字幕高清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