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muayi"><small id="muayi"></small></rt>
<rt id="muayi"></rt>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加載中 ...
云掌財經首頁 >  正文

中融信托產品踩雷新三板,5年都兌付不了,投資者欲哭無淚

易簡財經  2021-04-08 18:41:26  閱讀量:

“拼單”買信托,結果5年都無法退出

近日,受害者劉甜、陳芳(均為化名)向易簡財經爆料,中融信托在銷售產品的時候,存在違規行為。

具體還得從2016年講起。

2016年2月1日,劉甜和陳芳,在中融信托廣州財富中心副總經理趙繼東的強烈推薦下,購買了一款產品,叫博盈1號定增(南孚電池),產品預計期限為1+1年。

但是,劉甜和陳芳倆人的資金,并未達信托合格投資人門檻100萬。

于是,趙繼東就建議,把她們倆的資金,合計60萬元,打到中融信托另一名員工徐某的賬戶上,由徐某代持。由于想著只有1+1年,時間不長,二人就同意了此方案。

這種操作方式并不罕見,正是監管部門嚴令禁止的信托“拼多多”。

2018年,產品到期,趙繼東表示,產品可能要通過借殼“鵬博士”需要延期,但南孚是好項目,讓劉甜和陳芳繼續等待。

然而,隨著時間流逝,項目一點進展都沒有,劉甜和陳芳越來越不安。5年過去了,趙繼東都從中融信托離職,去恒天財富廣佛事業部任負責人,項目還是無法退出。

更讓二人感到惱火的是,最近她們才得知,五年前購買的所謂信托產品,實則是信托公司旗下公司中融鼎新的新三板定增基金,和信托毫無關系。

二人表示,“當時,我們整個簽約過程都是在信托公司財富中心進行,也從未聽說中融鼎新這家公司,怎么信托突然變成了私募基金?” 

中融信托:員工個人行為,與我無關!

劉甜和陳芳忍無可忍,便將此事投訴至中融信托,指出趙繼東存在明顯的違規銷售,當時其作為中融信托廣州財富中心的負責人明知故犯,要求趙繼東和中融信托回購其持有產品份額,并且退還手續費,并補償相應的利息。

3月8日,中融信托回復,認為這是個人行為,如果認為趙繼東存在犯法行為,建議報警。

截至目前,雙方仍未就此事達成協議。

接下來,劉、陳二人欲將此事,進一步投訴至廣東銀保監局、廣東證監局以及廣州金融管理局。

對此,有律師人士指出,信托公司“一推了之”的態度顯然不可取,給公司掙錢時是員工,出問題就讓報警抓人,有甩鍋嫌疑。

在從嚴打擊非法集資的大背景下,信托公司需要嚴格履行投資者適當性核查和充分的風險告知義務。本案例中,不管是銷售方還是代持方均為信托公司從業人員,信托公司需要對客戶進行適當性的嚴格核查。

這場糾紛的背后,是項目的一地雞毛

在劉甜、陳芳與中融信托及其子公司中融鼎新,鬧得不可開交的背后,其實是項目一地雞毛。

故事真正開始于2015年,當時知名投資機構鼎暉投資,將南孚電池60%的股權,通過定增方式以26.4億元的價格,裝入新三板公司亞錦科技的“殼”中。

2016年2月,這筆資產收購完成,鼎暉投資總裁焦樹閣成為亞錦科技的董事長。

收購完成7個月后,亞錦科技又展開了一筆定增,稱為做大電池行業,計劃發行股份募集資金。主要募資計劃包括了購買南孚電池剩余40%股權,并購國內鋰電池公司、堿性電池公司以及海外電池公司。

這次募資引發了機構投資者的熱烈反響,發行價格為2.5元/股,共有64名投資者認購了11.05億股,合計27.6億元,這其中就包括了中融鼎新。

定增之后,亞錦科技動作不少,2018年3月發布了對外投資公告,公司以15億元入股鵬博實業,占股40%。市場推測,亞錦科技準備借殼鵬博士上市,而當時亞錦科技原董事兼常務副總經理杜敬磊也開始在上市公司鵬博士擔任總經理。

然而,今年1月19日,亞錦科技披露的涉及訴訟公告顯示,2018年12月,公司發現時任公司董事兼常務副總經理杜敬磊,在未經董事會知情及同意的情況下,將公司大額資金以往來款形式支付給北方智德。后經公司一再追討未能收回該筆借款。

經司法機關的調查,所謂北方智德借款,實質上是杜敬磊涉嫌挪用、侵占公司資金犯罪行為的一部分。法院判決被告人杜敬磊犯挪用資金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

此外,亞錦科技不僅沒能夠參與云南聯通的混改項目,還被云南聯通追索2.692億元的違約金。

結語

公開資料顯示,中融信托,也曾有過高光時刻。

2010年,在資產管理規模快速上漲后,中融信托與中信信托、平安信托并列信托行業第一梯隊。彼時,中融信托地產項目遍布全國,最快時從項目方考察到做信托計劃,再到風控通過,只需要3天。從2010年到2014年,僅4年時間,其規模增加近5500億元。

不過,這一漲勢并沒有持續太久。從2018年開始,中融信托進入“滑鐵盧”,罰單、暴雷、違約頻現。

2019年,中融信托曾一次性收到5張罰單,合計被監管部門210萬元罰款。被處罰的理由包括:因開展房地產信托業務不審慎,因信托項目盡職調查不到位,因信托項目資金來源不合規,因信保合作項目盡職調查不到位,因投資者適當性審查不到位等。

2020年,中融信托接連踩雷北大方正、華普、泰禾等多家上市公司,還在二級市場的投資頻頻失利,被困在多家ST公司中。據不完全統計,中融信托是*ST兆新、ST尤夫、ST昌魚等多家ST公司的前十大股東之一。

2021年其又被爆出涉及華夏幸福兩筆信托違約,涉資11.2億元;2月份還有38名投資者聯合寫信,舉報其托涉嫌業務違規導致客戶巨虧、資金流向不明。

一位信托人士對易簡財經指出,對中融信托發生這樣的情況一點都不感到意外。其指出,常規信托公司的提成比例是千二千三左右,中融信托卻能一反常態給出雙倍,去到千五千六,這接的到底是什么項目?此外,他們內部管理也很亂,對銷售人員的專業能力并沒有很高要求,有資源就行。

而從其公布的財報來看,整個2020年,中融信托已進入“增收不增利”的尷尬境地,盡管營收獲得54.88億元,同比增長2.41%;凈利潤卻只有13.73億元,同比下滑近22%。

?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云掌財經公眾號(ID:yzcjapp),或者點擊這里下載云掌財經App

您可以通過云掌財經手機版訪問:中融信托產品踩雷新三板,5年都兌付不了,投資者欲哭無淚

本文由入駐云掌號的作者撰寫,除云掌財經官方賬號外,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財經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作者本人。

易簡財經

200 文章
9998.07萬 閱讀

每天閱讀5分鐘,懂點商業很重要。

+ 關注

推薦閱讀

日韩精品中文字幕高清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