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muayi"><small id="muayi"></small></rt>
<rt id="muayi"></rt>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加載中 ...
云掌財經首頁 >  正文

金冠電氣信披疑云:千萬元銷售額與客戶對壘募投項目數據“變臉”

原創 金證研  2021-04-08 20:59:18  閱讀量:

?《金證研》南方資本中心 芷露/作者 知雷 映蔚 洪力/風控

回溯歷史,2014年4月,金冠電氣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冠電氣”)“易主”,其實際控制人由席春迎變更為樊崇。2020年11月23日,金冠電氣因股權代持、股權對價真實性等問題而遭暫緩審議,其中股權代持的“主角”包括席春迎。不僅如此,此番上市背后,金冠電氣信息披露“迷霧重重”。

一方面,金冠電氣的銷售數據與客戶的采購數據“對不上”,雙方的交易真實性存疑。另一方面,金冠電氣在招股書披露的配電網車間建筑面積與環評報告的信息同樣存在“矛盾”,差額逾3,900平方米,令人唏噓。而信披“迷局”仍在上演,金冠電氣兩版審計報告所披露的其2018年營業收入、凈利潤,與供應商披露的數據存“出入”,“缺口”逾億元。另外回顧其業績表現,近三年金冠電氣的營業收入增速在低位“徘徊”,2019年凈利潤增速放緩。

一、凈利潤增速放緩,毛利率卻“畸”高于同行

近年來,金冠電氣的凈利潤增速放緩,毛利率卻“畸”高于同行。

據金冠電氣簽署日期為2021年1月15日的招股書(以下簡稱“1月版招股書”)及簽署日期為2021年3月24日的招股書(以下簡稱“招股書”),2017-2020年,金冠電氣的營業收入分別為5.1億元、5.11億元、5.06億元、5.28億元,2018-2020年,營業收入分別同比增長了0.16%、-0.91%、4.36%。

2017-2020年,金冠電氣的凈利潤分別為7,389.56萬元、4,612.28萬元、6,414.45萬元、7,402.85萬元,2018-2020年,凈利潤分別同比增長了-37.58%、39.07%、15.41%。

可見,近三年金冠電氣的營業收入增速處于低位,2019年凈利潤增速放緩。

招股書顯示,金冠電氣主要從事輸配電及控制設備研發、制造和銷售,產品包括避雷器和智能配電網設備兩大類。

其中,避雷器產品收入占比呈下滑趨勢。

據招股書及1月版招股書,2017-2020年,金冠電氣避雷器產品的銷售收入分別為3.59億元、2.94億元、3.04億元、2.45億元,占同期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71.64%、57.87%、60.82%、46.86%。

另一方面,金冠電氣毛利率“畸”高于同行。

據1月版招股書,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金冠電氣的綜合毛利率(營業收入毛利率)分別為42.4%、34.25%、34.11%、35.3%。

反觀同行,金冠電氣的同行業可比公司為許繼電氣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許繼電氣”)、思源電氣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思源電氣”)、北京科銳配電自動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科銳”)、湖南長高高壓開關集團股份公司(以下簡稱“長高集團”)、 大連電瓷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連電瓷”)、江蘇大燁智能電氣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燁智能”)、河南平高電氣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河南平高電氣股份有限公司”)、中國西電電氣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西電”)、石家莊科林電氣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科林電氣”)、廣州白云電器設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白云電器”)。

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許繼電氣的營業收入毛利率分別為20.61%、17.41%、18.04%、21.44%;思源電氣的營業收入毛利率分別為32.39%、30.59%、29.31%、34.24%;北京科銳的營業收入毛利率分別為25.32%、24.56%、24.3%、23.01%;長高集團的營業收入毛利率分別為27.13%、26.23%、35.26%、39.59%;大連電瓷的營業收入毛利率分別為34.6%、24.88%、36.01%、39.6%;大燁智能的營業收入毛利率分別為30.11%、26.28%、26.41%、32.8%;平高電氣的營業收入毛利率分別為20.59%、14.14%、12%、14.62%;中國西電的營業收入毛利率分別為28.28%、24.55%、21.75%、16.64%;科林電氣的營業收入毛利率分別為29.53%、27.48%、27.71%、26.46%;白云電器的營業收入毛利率分別為25.61%、27.75%、23.1%、17.9%。

同期,上述10家同行業可比公司營業收入毛利率的平均值分別為27.42%、24.39%、25.39%、26.63%。

事實上,金冠電氣的問題不僅于此。經《金證研》南方資本中心研究發現,金冠電氣在招股書中披露的多處信息,存在與第三方披露的信息“對不上”的情況。

二、銷售額與客戶披露數據存“出入”,千萬元交易真實性存疑

值得注意的是,金冠電氣招股書披露的銷售數據與客戶披露的采購數據“矛盾”,其銷售數據真實性存疑。

據金冠電氣簽署日期為2020年6月17日的招股書(以下簡稱“2020年6月版招股書”)及招股書,2019年,海南金盤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盤科技”)系金冠電氣的第三大客戶,金冠電氣對其的銷售金額為1,291.92萬元,占當期銷售總額的比例為2.55%。

據《關于金冠電氣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科創板上市申請文件審核問詢函的回復》(以下簡稱“首輪問詢函回復”),2019年,金冠電氣向金盤科技銷售的產品為環網箱。

然而,上述數據與金盤科技披露的數據“對不上”。

據《關于金盤科技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科創板上市申請文件的審核問詢函》之回復報告(以下簡稱“金盤科技首輪問詢函回復”),2019年,金盤科技向金冠電氣采購電氣元器件819.87萬元,占同期電氣元器件采購的比例為2.5%。同期,金冠電氣為金盤科技電子元器件的第五大供應商。

此外,金盤科技首輪問詢函回復顯示,同一控制的供應商采購金額系按合并口徑披露。

不難發現,金冠電氣披露的其對金盤科技的銷售額,與金盤科技披露的對金冠電氣的采購額存在“矛盾”,金冠電氣披露的2019年對金盤科技的銷售額,較之金盤科技披露的同期對金冠電氣的采購額多出了472.05萬元。

從時間上看,金冠電氣2020年6月版招股書的簽署日期為2020年6月17日。而金盤科技首輪問詢函回復的簽署日期則為2020年7月28日。

據金冠電氣2020年6月版招股書及金盤科技2020年6月版招股,兩者的會計政策及會計估計變更等因素,或并未對上述數據打架的情形產生影響。

而關于信披的疑云遠未散去。

三、財務數據與供應商信披“對不上”,營收“缺口”逾億元

無獨有偶,金冠電氣披露的2018年營收、凈利潤,與供應商披露的數據“對不上”。

據招股書,2019年,江蘇神馬電力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神馬電力”)系金冠電氣的第三大供應商,當期,金冠電氣對其的采購金額為818.43萬元,占當期采購總額的比例為3.01%。

“蹊蹺”的是,金冠電氣招股書及審計報告披露的2018年營業收入,與神馬電力披露的金冠電氣營業收入存在逾億元的差額。

據神馬電力簽署日期為2019年7月2日的招股書(以下簡稱“神馬電力招股書”),2018年,南陽金冠電氣有限公司(金冠電氣前身,以下簡稱“金冠有限”)系神馬電力輸配電復合外絕緣產品前五大客戶之一,神馬電力對金冠電氣的銷售收入金額為12.32萬元,占神馬電力同期營業收入的0.02%。

且神馬電力招股書披露稱,2018年,金冠有限的營業收入、凈利潤分別為3.2億元、3,500萬元,且神馬電力稱其所披露的客戶信息,主要來源于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上市公司定期報告、企業官方網站、客戶確認說明等。

而金冠電氣的招股書及審計報告披露的數據卻與上述情況不符。

據市場監督管理局數據,2018年6月28日,金冠電氣的名稱發生變更,由“南陽金冠電氣有限公司”變更為“金冠電氣股份有限公司”。

據金冠電氣2017-2020年度合并審計報告(以下簡稱“審計報告”)及簽署日期為2020年5月29日的2017-2019年度合并審計報告(以下簡稱“第一版審計報告”),2018年,金冠電氣合并報表的營業收入為5.11億元,母公司的營業收入為4.68億元。同期,金冠電氣合并報表的凈利潤為4,612.28萬元,母公司的凈利潤為4,368.28萬元。

不難發現,金冠電氣上述審計報告披露的2018年營業收入、凈利潤,與供應商神馬電力披露的數據存“落差”。金冠電氣所披露的2018年合并營業收入、母公司營業收入,分別較神馬電力披露的營業收入多出1.91億元、1.48億元;合并凈利潤、母公司凈利潤分別較神馬電力披露的凈利潤多出1,112.28萬元、868.28萬元。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神馬電力招股書的簽署日期為2019年7月2日,而金冠電氣最新披露的2017-2020年合并審計報告簽署日期為2021年3月15日,最早披露的審計報告(第一版審計報告)的簽署日期為2020年5月29日。

據金冠電氣招股書,金冠電氣的合并范圍包括兩家子公司南陽金冠智能開關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冠智能”)、北京金冠智能電氣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金冠”)。其中金冠智能于2017年5月納入合并范圍,北京金冠于2019年1月設立并于2019年納入合并范圍內。

即合并范圍的變化或并未影響上述數據“對不上”的情況。此外,金冠電氣的會計政策變更或同樣未對金冠電氣2018年的營收、凈利產生影響。

由上述情形可見,距離神馬電力招股書簽署時間不到1年時間,金冠電氣第一版審計報告已披露,而金冠電氣兩版審計報告所披露的其2018年營業收入、凈利潤,與供應商神馬電力招股書披露的數據存在逾億元差額,令人費解。而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差里,金冠電氣是否更新了財務數據導致出現信息不對稱的情形?而就算更新了財務數據,為何雙方披露的營收差距存在上億元的“缺口”?不得而知。

四、募投項目配電網車間建筑面積與環評報告“矛盾”,信披陷羅生門

問題并未結束,金冠電氣募投項目與環評報告中的配電網車間建筑面積不一致,相差3,916平方米。

據招股書,此番上市,金冠電氣擬募集資金4.26億元,分別投入“金冠內鄉智能電氣產業園建設項目(一期)”及“研發中心建設項目”。其中,“金冠內鄉智能電氣產業園建設項目(一期)”擬投入3.45億元,項目備案代碼為2019-411325-38-03-037659,項目環評文件為內環審【2020】31號。

據內鄉縣政府2020年4月3日發布的《金冠內鄉智能電氣產業園建設項目環境影響報告表》(以下簡稱“環評報告”),“金冠內鄉智能電氣產業園建設項目”的備案代碼為2019-411325-38-03-037659。

可見,環評報告披露的“金冠內鄉智能電氣產業園建設項目”,與招股書披露的“金冠內鄉智能電氣產業園建設項目(一期)”項目備案號一致,兩項目屬于同一項目。

值得注意的是,招股書中披露的配電網車間建筑面積與環評報告中披露的數據“對壘”。

據招股書,“金冠內鄉智能電氣產業園建設項目(一期)” 項目新建61,882平方米自動化、智能化生產車間及配套設施,其中擬投資建設配電網車間15,623平方米,平均造價為0.2萬元/㎡,對配電網車間的投資總額為3,125萬元。此外,該項目還擬投資建設電阻片車間11,707平方米。

然而,據環評報告,“金冠內鄉智能電氣產業園建設項目”分兩期建設,總建筑面積85,924m2,一期建筑面積61,882m2。其中一期的配電網車間建筑面積為11,707平方米,電阻片車間的建筑面積亦為11,707平方米。

且從環評報告披露的金冠內鄉智能電氣產業園規劃總平面圖上看,該一期工程的電阻片車間與配電網車間面積或一致。

顯然,招股書披露的金冠內鄉智能電氣產業園建設項目(一期)建筑面積,與環評報告中披露的一期工程建筑面積一致,那為何招股書披露其中的配電網車間建筑面積比環評報告披露的配電網車間面積多出了3,916平方米?令人不解。且需要指出的是,若以0.2萬元/㎡的平均造價進行計算,投資金額差額約達783.2萬元。

信披無小事,金冠電氣的數據“矛盾”輪番上演,或成為其上市路上的“攔路虎”。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云掌財經公眾號(ID:yzcjapp),或者點擊這里下載云掌財經App

您可以通過云掌財經手機版訪問:金冠電氣信披疑云:千萬元銷售額與客戶對壘募投項目數據“變臉”

本文由入駐云掌號的作者撰寫,除云掌財經官方賬號外,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財經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作者本人。

金證研

759 文章
3.82億 閱讀

金證研,看資本沉浮。

+ 關注

推薦閱讀

日韩精品中文字幕高清在线